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1300118.com > 文章内容

慕容会_百度百科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10-07 阅读: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慕容会(?~397年) ,昌黎棘城(今辽宁义县)人,鲜卑族。十六国时期后燕宗室、将领,成武帝慕容垂之孙,惠愍帝慕容宝次子,昭文帝慕容盛之弟。

  雄伟俊逸,器宇不凡,颇有才能,深得祖父慕容垂喜爱,封清河郡公,拜录留台事、幽州刺史,镇守龙城。慕容垂病重时,遗命立为皇太孙。慕容宝即位后,违背遗命,册立幼子慕容策为太子。慕容会进为清河王,内心萌生不满。率军抵抗北魏入侵,立下战功,日益狂傲凶狠,受到宗室元老慕容农慕容隆的斥责。慕容宝出于保护太子安全和地位,图谋除掉慕容会。

  永康二年(397年)四月,公然反叛,杀死慕容农和慕容隆后,后为开封公慕容详所杀,连累母亲和三个儿子为慕容宝赐死。

  慕容会的父亲太子慕容宝讨伐北魏时,慕容垂曾命令慕容会摄管东宫太子府的事务,遇事全权处理,对他的待遇,跟对太子相同。

  后燕建兴十年(395年),慕容宝因在与北魏参合陂之战中遭到大败,自认为是奇耻大辱,请求再次进攻北魏。慕容垂便委任慕容会为录留台事,兼任幽州刺史,代替高阳王慕容隆镇守龙城

  建兴二十一年(396年)正月,慕容垂派征东将军平规率领军队开往冀州。二月,平规率领博陵、武邑、长乐三郡的部队在鲁口背叛后燕。平规的侄儿冀州刺史平喜劝谏,但是平规不听。平规的弟弟海阳县令平翰也在辽西起兵响应他。慕容垂派镇东将军馀嵩进攻平规,馀嵩战败而死。慕容垂亲自率军攻打平规,刚刚到鲁口,平规便抛弃自己的部众,带着妻子儿女以及平喜等几十个人逃走,渡过黄河。慕容垂便带着部队回去。平翰带领着部队直指龙城,慕容会派遣东阳公慕容根等人进攻平翰,把他打得大败,平翰逃到山南。

  三月,慕容垂病重,留下遗嘱,命令慕容宝一定让慕容会当他的继承人。但是慕容宝却喜爱小儿子濮阳公慕容策,而不看重慕容会。四月,慕容垂去世

  九月,章武王慕容宙(慕容垂的弟弟)护送慕容垂以及成哀皇后段氏的灵柩到龙城宣平陵安葬。慕容宝下诏给慕容宙,命他把慕容隆手下的慕僚官员、军队、家眷等人全部迁回都城中山。慕容会违背慕容宝的诏书,留下许多慕容隆的部曲没有遣返。慕容宙年纪已经很老、辈份又高,慕容会却经常借机欺凌侮辱他。看见这种情况的人都知道这时候慕容会已经心怀不轨。

  永康二年(397年),慕容会听说魏军大批东来,上表请求带兵出征,以救国难。慕容宝同意他的请求。但是,慕容会根本没有要去拯救国家的意思,只派遣征南将军库傉官伟、建威将军馀崇(馀嵩之子)二人带兵五千人作为前锋出发。库傉官伟等人在卢龙一带停留将近一百天,吃完粮食,把军中的马牛也即将吃尽,慕容会还是没有带兵出发。慕容宝大怒,几次下诏严厉斥责他,慕容会迫不得已,以置办行装、加强训练为名,又滞留一个多月。当时,道路不通,库傉官伟打算派遣一支活动灵便的部队继续向前开通道路,侦察了解北魏军队的强弱虚实,而且又能大肆张扬他们的声势。各位将领都因为害怕危险,不愿意去。这时,馀崇奋然而起,说:“现在大敌强盛无比,京都正在遭受着强敌的逼迫。一个普通人都想到舍命拯救自己君主与父老,你们身受皇家的宠爱与重任,怎么能够再爱惜个人的性命呢!国家社稷一旦被推翻,作为臣子的节操不能保全,即便是死了,也会留下耻辱!你们几位就在这儿安安稳稳地呆着吧,我馀崇请求去抵挡敌人。”库傉官伟非常高兴,挑选步兵、骑兵共五百人拨给馀崇。馀崇带兵来到渔阳,遇到北魏骑兵一千余人。馀崇对他手下的人说:“敌众我寡,不主动出击,我们就跑不掉了。”于是大声呼喊着一直向魏军杀去,馀崇一个人便杀死十几名魏军。魏军骑兵溃散而逃,馀崇也带着兵士们回营。这次出击,杀死、擒获许多魏军,他仔细讲述魏军的内部情况,军心因此稍稍得到振作。慕容会这才正式带兵上路,慢慢地向前开进。同月他们方才到达蓟城。

  三月十八日,慕容宝把蓟城中府库里的所有财宝全部向北搬到龙城去。北魏将领石河头带领部队追击他们,三月二十日,在夏谦泽追上慕容宝。慕容宝并不打算恋战,慕容会说:“我管教、训练我的部队,只是要寻找敌人求战。现在您的大驾受到凌辱,我们人人都想着牺牲性命为您尽忠,强盗贼子胆敢前来送死,大家心中十分愤怒。《兵法》说:‘急于回去的部队,千万不能阻止。’又说:‘使人处于将要死的地位时,才能逼迫他求生存。’这两点,我们今天都符合,哪怕不能取得胜利!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躲避逃跑,贼寇一定会得寸进尺,乘虚而入,恐怕还可能产生别的变化。”慕容宝听从他的建议。慕容会于是调整阵势与魏军接战,慕容农、慕容隆等也带领南来的骑兵冲杀魏军,把魏军打得大败,并且追杀奔走一百多里,杀死几千名魏军。

  慕容会击败魏军后,狂傲凶狠越来越厉害。慕容隆曾几次教训斥责他,慕容会更加怨恨。慕容会想到慕容农、慕容隆都曾经在龙城镇守过,辈分既高,权位又重,名声威望一向又超过自己,因此恐怕到了龙城,权力政事不会再让自己掌握,再加上他又知道自己到头来也不会再有当太子的希望,于是,他便图谋发动政变。

  幽州及并州的部队都怀念着慕容会的恩德,不愿意隶属于慕容农、慕容隆两位亲王,向慕容宝请求说:“清河王的勇武谋略都高过当世,我们与他发誓要同生共死,愿陛下您与皇太子、各位亲王暂时留在蓟城宫中,我们这些人跟随清河王去向南解救被围困的京师,回来迎接大驾还朝。”慕容宝左右的近臣与侍卫都讨厌慕容会,对慕容宝说:“清河王因为当不上太子,神态与脸色都表现出非常的不满。而且他的才能与武力又超过常人,很善于收买人心,陛下如果答应这些人的请求,我们恐怕解除中山的围困以后,就一定会有春秋时卫辄那样自己继承王位,却拒绝父亲回国的事发生。”慕容宝对这些人说:“慕容会年纪还小,他的才干也赶不上慕容农、慕容隆二王,怎么可以承担自己单独带兵征战的大任!况且朕正要亲自统率六军,依靠慕容会作为我的助手,他怎么可以离开我的身边呢?”这些人都很不高兴地退出去了。

  慕容宝左右侍卫近臣都劝说他杀掉慕容会,侍御史仇尼归听说后,向慕容会报信说:“大王您所依仗的是自己的父亲,但您的父亲现在已另有打算;您所依仗的是军队,但是军队也已经不在您手里。您还打算到什么地方、依仗什么容身呢?我看您不如诛杀慕容农、慕容隆两位亲王,废黜太子,您自己处于东宫的位置兼任宰相、大将军之职,以此来匡正恢复社稷,这才是上策。”慕容会犹豫不决,没有应许。

  慕容宝认为慕容会必定会反叛,与慕容农、慕容隆定计除掉慕容会,但二人劝阻慕容宝,希望父子二人能和解。慕容会听说后,越加害怕。

  永康二年(397年)四月,慕容会公开反叛,派同党仇尼归、吴提染干率领壮士二十多人,分两路去偷袭慕容农和慕容隆,仇尼归等在寝帐之中将慕容隆杀死,慕容农则身受重伤但抓获了仇尼归,然后逃进深山。慕容会因仇尼归被对方抓住,事情终于败露,于是只好连夜去拜见慕容宝说:“慕容农、慕容隆阴谋叛逆,我们已将他们除掉。”慕容宝准备讨伐慕容会,表面上只得用好话来稳住他,说:“我慕容农本来怀疑他们很长时间,除掉他们很好。”

  四月初七日清晨,慕容会下令严密戒备,在前面引路,继续前进。慕容会打算遗弃慕容隆的灵柩,将军馀崇流着眼泪坚决请求携带,就听凭他随着军队运载。慕容农从深山中出来,中亿财经网12月13日金融要素市场。自己回到大营,慕容宝呵斥他说:“为什么自负前言!”命令手下人把他逮捕收押起来。走了十几里路,慕容宝回头召集文武大臣一起吃饭,并商议如何给慕容农定罪。慕容会也入席就座,慕容宝使眼色让卫军将军慕舆腾刺杀慕容会,却只将他的头部击伤,没有杀死。慕容会带伤逃奔自己的军队,马上集合部队向慕容宝发起猛攻。慕容宝带着几百名骑兵跑出去二百里,下午晡时,到了龙城。慕容会派遣骑兵追赶到石城,没有追上。

  四月初八日,慕容会派遣仇尼归前去攻打龙城,慕容宝却在夜里派遣一支部队袭击他,并将他打败。慕容会派遣使者去面见慕容宝,请求诛杀左右的奸佞之臣,并且请求册立自己做太子,慕容宝不答应。慕容会便把皇帝用的车马服装器具等全部收为己有,把后宫的姬妾宫女等分赏给各位将帅,并且设置文武百官,自称为皇太子、录尚书事,带着部队直向龙城进发,名义上却说要讨伐慕舆腾。四月初九日,在城下驻扎下来。慕容宝来到西门,慕容会乘着马从远处与慕容宝对话。慕容宝斥责他。慕容会命令士兵面对慕容宝大声鼓噪、起哄,以炫耀自己的威势。城里的将士都义愤填膺,傍晚的时候出城与慕容会接战,将他们打得大败。慕容会的兵卒死伤一大半,他自己也逃回大营。侍御郎高云当夜率领一百多名敢死壮士偷袭慕容会的营寨,慕容会的部众完全崩溃。慕容会本人只带领着十几名骑兵逃奔中山,被开封公慕容详杀死。慕容宝杀死慕容会的母亲和他的三个儿子。

  平规叛乱时,慕容会派遣东阳公慕容根等人攻打平规之弟平瀚,将其击败。柏肆之战后,慕容宝逃往幽州,遭魏军石河头部追击,慕容会与慕容隆、慕容农一起击败魏军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燕征北大将军、幽、平二州牧、清河公会母贱而年长,雄俊有器艺,燕主垂爱之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宝之伐魏也,垂命会摄东宫事、总录,礼遇一如太子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燕主垂留清河公会镇邺,发司、冀、青、兖兵,遣太原王楷出滏口,辽西王农出壶关,垂自出沙庭,以击西燕,标榜所趣,军各就顿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燕太子宝耻于参合之败,请更击魏。司徒德言于燕主垂曰:“虏以参合之捷,有轻太子之心,宜及陛下神略以服之,不然,将为后患。”垂乃以清河公会录留台事,领幽州刺史,代高阳王隆镇龙城;以阳城王兰汗为北中郎将,代长乐公盛镇蓟;命隆、盛悉引其精兵还中山,期以明年大举击魏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及垂代魏,命会镇龙城,委以东北之任,国官府佐,皆选一时才望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燕主垂遣征东将军平规发兵冀州。二月,规以博陵、武邑、长乐三郡兵反于鲁口,其从子冀州刺史喜谏,不听。规弟海阳令翰亦起兵于辽西以应之。垂遣镇东将军馀嵩击规,嵩败死。垂自将击规,军至鲁口,规弃众,将妻子及平喜等数十人走渡河,垂引兵还。翰引兵趣龙城,清河公会遣东阳公根等击翰,破之,翰走山南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垂疾笃,遗言命宝以会为嗣;而宝爱少子濮阳公策,意不在会。长乐公盛与会同年,耻为之下,乃与赵王麟共劝宝立策,宝从之。乙亥,立妃段氏为皇后,策为皇太子,会、盛皆进爵为王。策年十一,素蠢弱;会闻之,心愠怼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:九月,章武王宙奉燕方垂及成哀段后之丧葬于龙城宣平陵。宝诏宙悉高阳王隆参佐、部曲、家属还中山,会违诏,多留部曲不遣。宙年长属尊,会每事陵侮之,见者皆知其有异志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初,燕清河王会闻魏军东下,表求赴难,燕主宝许之。会初无去意,使征南将军库傉官伟、建威将军馀崇将兵五千为前锋。崇,嵩之子也。伟等顿卢龙近百日,无食,啖马牛且尽,会不发。宝怒,累诏切责;会不得已,以治行简练为名,复留月馀。时道路不通,伟欲使轻军前行通道,侦魏强弱,且张声势;诸将皆畏避不欲行。馀崇奋曰:“今巨寇滔天,京都危逼,匹夫犹思致命以救君父,诸君荷国宠任,而更惜生乎!若社稷倾覆,臣节不立,死有馀辱。诸君安居于此,崇请当之。”伟喜,简给步骑五百人。崇进至渔阳,遇魏千馀骑,崇谓其众曰:“彼众我寡,不击则不得免。”乃鼓噪直进,崇手杀十馀人。魏骑溃去,崇亦引还,斩首获生,具言敌中阔狭,众心稍振。会乃上道徐进,是月,始达蓟城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是夜,麟以兵劫士卫将军北地王精,使帅禁兵弑宝。精以义拒之,麟怒,杀精,出奔西山,依丁零余众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八》宝不知麟所之,以清河王会军在近,恐麟夺会车,先据龙城,乃召隆及骠骑大将军农,谋去中山,走保龙城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甲寅,宝至蓟,殿中亲近散亡略尽,惟高阳王隆所领数百骑为宿卫。清河王会帅骑卒二万迎于蓟南,宝怪会容止怏怏有恨色,密告隆及辽西王农。农、隆俱曰:“会年少,专任方面,习骄所致,岂有它也!臣等当以礼责之。”宝虽从之,然犹诏解会兵以属隆,隆固辞;乃减会兵分给农、隆。又遣西可公库傉官骥帅兵三千助守中山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丙辰,宝尽徙蓟中府库北趣龙城。魏石河头引兵追之,戊午,及宝于夏谦泽。宝不欲战,清河王会曰:“臣抚教士卒,惟敌是求。今大驾蒙尘,人思效命,而虏敢自送,众心忿愤。《兵法》曰:‘归师勿遏。又曰‘置之死地而后生。今我皆得之,何患不克!若其舍去,贼必乘人,或生馀变。”宝乃从之。会整陈与魏兵战,农、隆等将南来骑冲之,魏兵大败,追奔百馀里,斩首数千级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会既败魏兵,矜很滋甚;隆屡训责之,会益忿恚。会以农、隆皆尝镇龙城,属尊位重,名望素出己右,恐至龙城,权政不复在己,已知终无为嗣之望,乃谋作乱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幽、平之兵皆怀会恩,不乐属二王,请于宝曰:“清河王勇略高世,臣等与之誓同生死,愿陛下与皇太子、诸王留蓟宫,臣等从王南解京师之围,还迎大驾。”宝左右皆恶会,言于宝曰:“清河王不得为太子,神色甚不平。且其才武过人,善收人心;陛下若从众请,臣恐解围之后,必有卫辄之事。”宝乃谓众曰:“道通年少,才不及二王,岂可当专征之任!且朕方自统六师,杖会以为羽翼,何可离左右也!”众不悦而退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左右劝宝杀会,侍御史仇尼归闻之,告会曰:“大王所恃者父,父已异图;所杖者兵,兵已去手;欲于何所自容乎?不如诛二王,废太子,大王自处东宫,兼将相之任,以匡复社稷,此上策也。”会犹豫,未许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宝谓农、隆曰:“观道通志趣,必反无疑,宜早除之。”农、隆曰:“今寇敌内侮,中土纷纭,社稷之危,有如累卵。会镇抚旧都,远赴国难,其威名之重,足以震动四邻。逆状未彰而遽杀之,岂徒伤父子恩,亦恐大损威望。”宝曰:“会逆志已成,卿等慈恕,不忍早杀,恐一旦为变,必先害诸父,然后及吾,至时勿悔自负也!”会闻之,益惧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夏,四月,癸酉,宝宿广都黄榆谷。会遣其党仇尼归、吴提染干帅壮士二十馀人分道袭农、隆,杀隆于账下;农被重创,执仇尼归,逃入山中。会以仇尼归被执,事终显发,乃夜诣宝曰:“农、隆谋逆,臣已除之。”宝欲讨会,阳为好言以安之曰:“吾固疑二王久矣,除之甚善。”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甲戌,旦,会立仗严备,乃引道。会欲弃隆丧,馀崇涕泣固请,乃听载随军,农出,自归,宝呵之曰:何以自负邪!命执之。行十馀里,宝顾召群臣食,且议农罪。会就坐,宝目卫军将军慕舆腾使斩会,伤其首,不能杀。会走赴其军,勒兵攻宝。宝帅数百骑驰二百里,晡时,至龙城。会遣骑追至石城,不及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一百九》:乙亥,会遣仇尼归攻龙城;宝夜遣兵袭击,破之。会遣使请诛左右佞臣,并求为太子;宝不许。会尽收乘舆器服,以后宫分给将帅,署置百官,自称皇太子、录尚书事,引兵向龙城,以讨慕舆腾为名;丙子,顿兵城下。宝临西门,会乘马遥与宝语,宝责让之。会命军士向宝大噪以耀威,城中将士皆愤怒,向暮出战,大破之,会兵死伤太半,走还营。侍御郎高云夜帅敢死士百馀人袭会军,会众皆溃。会将十馀骑奔中山,开封公详杀之。宝杀会母及其三子。

上一篇:慕容姓_百度百科 下一篇:上半年营口市各项贷款余额2254亿元 增幅126%

相关阅读

香港红姐图库| 六和彩平特一肖| 香港财神彩神网站| 小鱼儿玄机幽默图| 正版四不像必中一肖图| 凤凰神算论坛| 香港王中王特码公开区|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资料| 通用杀肖公式全年无错| 惠泽天下报码开奖结果|